界江波涛和边关黑土,这是老兵退伍回乡的“行李”

@战友 今天,打包心里话送给你……

中国军网八一电视

中国戎行热血短剧《我的芳华献给谁》

中国军网八一电视

92岁老司令家里净是“老古董”

中国军网八一电视

时隔21年,这声音仍然令人激动不已

中国军网八一电视


界江波涛和边关黑土,这是老兵退伍回乡的“行李”来历:作者:刘建伟  迟 博职责修改:王俊2018-12-17 04:130
老兵退伍季,边关最相思。

在寒意渐重的时节,高山海岛、大漠边陲的座座兵营里,一场场送别讲述着边关老兵的离愁别绪。几年前,他们从家乡来到悠远遥远地方献身国防。如今他们回望边关,才知道早年的远方也变成了家,家的名字叫“遥远地方”。

驼铃曲已响。临别之前,他们摘下领花肩章,留下难舍泪光,定格芳华回忆,静静站立界碑旁。起程之时,他们带着极地曙光,带着界江波涛,带着边关黑土,返回魂牵梦绕的家乡。老兵退伍之际,记者踏访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感受老兵的不舍与真情——

请重视今天《解放军报》的报导——

回望边关,早年的远方成了家

■解放军报记者 刘建伟 通讯员 迟 博

带走物品:两张曙光照

曙光带来的是期望,拼搏带来的是力气

剥开层层包裹,拿出照片的那一刻,老兵泰有值眼睛闪耀着火一样的光辉,思绪似乎又回到了新兵时。

“东极岗兵是代表祖国迎接太阳的人!”新兵入营后辅导员张欣鹏的话,深深烙在泰有值心中。怎样才干登上东极哨所成为名副其实的东极岗兵呢?张辅导员给的答案是:用实力说话!

与其说是追着曙光跑,不如说是自己追着自己跑。当时新下连的兵士有14个,要想第一个登上东极哨所并不是易事。泰有值明晰记得,连队那时有规则,列兵不能上哨所,班长张立亮早年鼓励他:“力争做军事本质最好的上等兵!”

无法的是,泰有值的体能本质其实不占优势。于是,在每次执勤训练中,他都默默通知自己,敢喫苦就要啃硬骨头!

心中有曙光,脚下有力气。一天清晨,泰有值跟从勤务组乘冲锋舟到连队辖区银龙水道抓捕不合法作业人员。黑瞎子岛的蚊子是出了名的多,出发前,张班长特意吩咐我们戴好防蚊帽。

冲锋舟到小河沟和银龙水道的交叉口处俄然停了下来。本来,奸刁的不合法作业人员用一段段圆木将通道堵死,冲锋舟无法通过。来不及犹豫,泰有值跟从张班长摘掉防蚊帽,一同跳到河水里整理河道。

蚊子一会儿就糊满了脸,又痛又痒的泰有值硬是咬着牙干了20分钟,才将河道清通,及时抓扣不合法作业人员。

“你俩这脸咋整的?”回到连队天现已亮了,战友们看到泰有值和张班长都一脸惊奇。照了镜子,他俩才知道自己的脸肿得像个皮球。

相关阅读